瑞典克朗想要追上挪威克朗恐怕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瑞典克朗和挪威克朗除了听起来名字有点相似之外,二者间几乎没有共同之处。

  瑞典克朗兑欧元是今年G10货币中表现最差的一个,而挪威克朗表现极佳,其升值幅度逾4%。分析师称,考虑到两国货币政策相比,挪威克朗占优,且瑞典克朗更容易受到中美贸易战扩散的影响,这两种货币间的差距不太可能很快缩小。

“尽管瑞典克朗和挪威克朗在2018年的走势相差甚远,但有走势不同的充分理由,”荷兰国际集团(ING)驻伦敦的外汇策略师Viraj Patel表示,“瑞典克朗的风险平衡超出其货币政策,对外贸发展更加重要;而挪威克朗和挪威央行的政策更注重于国内。”   “尽管瑞典克朗和挪威克朗在2018年的走势相差甚远,但有走势不同的充分理由,”荷兰国际集团(ING)驻伦敦的外汇策略师Viraj Patel表示,“瑞典克朗的风险平衡超出其货币政策,对外贸发展更加重要;而挪威克朗和挪威央行的政策更注重于国内。”

  Viraj Patel表示,瑞典央行的政策与欧洲央行的政策“更加同步”,后者似乎不太可能在2019年下半年之前加息。相比之下,挪威央行“已采取措施,将重点放在国内因素上,这些因素显然在大声疾呼需要加息。”

  挪威克朗兑欧元在周二触及9.3867,为逾8个月来的最高水平,因通胀数据令挪威央行9月加息的前景变得稳定。瑞典克朗兑欧元今年以来已下跌逾4%,周四则进一步走弱。因瑞典央行官员在通胀压力上升之际,引发有关结束负利率的猜测,上周瑞典克朗受到提振。

  “我们仍认为瑞典央行对通胀前景过于乐观,”丹斯克银行资深分析师Kristoffer Kjaer Lomholt说。“我们预计,3个月后,挪威克朗将进一步走高,因挪威央行将在9月份启动加息周期,而市场对瑞典央行货币政策的定价在我们看来过于激进。”

  瑞典央行周四公布的会议纪要几乎没有什么意外,再次讨论了较弱的货币,今年加息的可能性保持不变。瑞典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6月份消费者物价通胀率上升2.2%,而经济学家预测为2.3%。

  然而,荷兰国际集团的Viraj Patel仍持谨慎态度。他表示,“我们仍不愿追逐更强势的瑞典克朗。投资者此前曾因追逐央行的鹰派前景而蒙受损失,结果却总是失望。”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