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报拉响!美联储发出最新警告信号市场却置之不理 分析师预警大跌风险!

  沃尔夫街(Wolf Street)金融博客作者Wolf Richter周五(1月12日)撰文指出,美联储官员最新讲话释放出了警告信号,而市场却对此置之不理,因此恐将面临急剧下跌的风险。

  “那么,我在担心什么呢?”纽约联储主席杜德利周四在纽约证券行业和金融市场协会的一次演讲中问道,“两个宏观经济方面的担忧值得一提。”

  一是“经济过热的风险”。他还提到了一些喜忧参半的数据,包括“低通胀”、“以高于趋势速度增长的经济”、“已经相当紧张的劳动力市场”以及“2018年和2019年从最近颁布的税收立法中获得的的额外刺激”。

  第二,市场正在偏离美联储。“尽管FOMC在过去两年将联邦基金利率的目标区间提高了125个基点,但如今的金融状况比我们开始取消货币政策宽松时要容易得多。”

  杜德利指出,在未来几年内,美联储可能不得不“加大踩刹车”的力度,这加大了经济硬着陆的风险。

  当美联储提高利率时,其明确的目的是收紧“金融状况”,这意味着借贷难度和成本增加,投资者和银行变得更加厌恶风险,采取谨慎态度,借款人也变得更加谨慎或者至少不再鲁莽――换句话说,信贷热潮冷却下来,回归正常。

  为了实现这一目标,美联储希望看到债券价格不断下跌、收益率不断上升、股市降温、风险溢价不断上升、利差扩大等问题。这些共同构成了“金融环境”。

  有多种方法来衡量“金融状况”是否变得“更容易”或更紧。其中包括圣路易联储每周公布的金融压力指数,该指数的最新研究结果于本周四公布。

  11月3日,金融压力指数跌至历史低点-1.6,这意味着,自1994年创建这一数据以来,市场的金融压力从未如此之低。周四,该指数小幅回升至-1.57,略高于历史最低水平,尽管美联储再次加息并开始实现“资产负债表正常化”。

  金融压力指数由18个组成部分组成。零值代表了“正常”的金融市场状况。低于零表明金融市场压力低于平均水平。高于零则表示高于平均压力。

  尽管短期利率在美联储升息的情况下大幅上升,其中两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周四连续第三天收于1.96%,为自2008年9月以来的最高水平,但市场的金融压力在不断地降低。

  两年期国债收益率和金融压力指数通常或多或少地平行移动。但在2016年7月,当美联储最终停止打太极拳并开始加息的时候,两年期国债收益率开始大幅上升,最近又开始飙升。但金融压力指数下跌。

  如下图所示,圣路易联储的金融压力指数和两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显示二者走势分歧加大。

(金融压力指数与两年期美债收益率走势,<br><!--hou1tihuan--><br><br><!--hou1tihuan--><br><br><!--hou1tihuan--><br><br><!--hou1tihuan--><br><br><!--hou1tihuan--><h4></h4><h4></h4><!--hou2tihuan-->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